时光荏苒

瞎jb编故事主练文笔,
不常驻

【雷安】正剧向,业余的打斗戏


【凹凸世界观走起!】

阳光明媚,倾撒在这片土地上。
树下,细碎的光芒透过叶的缝隙映在树下休息的少年身上,他双手交叉着枕在头下,
酣睡着。
低垂的头巾末端随风摇曳,一只白色蝴蝶停驻其上,悠然地扇着翅膀。
“老大!老大!……”佩利在不远处嚷嚷着,一旁的帕罗斯拽住黄毛犬的头发,边顺毛边翻书页,嘴里还嘀咕着“乖啊别闹。”
佩利不情愿地噤了声,原地一屁股坐下,活脱脱的傲娇犬。

“……大哥?”
卡米尔试探性地询问,雷狮只是嘟囔了一句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觉了。
卡米尔轻手轻脚地退远,帕罗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埋头看手上的书,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老大说没说什么时候出发?”“大哥好像是累了,先原地整顿吧,一会儿我去叫醒他。”卡米尔找了一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帕罗斯放松地舒展着臂膀,“休息下也不错,佩利,来这里,来,听话。”
佩利头转向一边,“我才不是狗!”

侧耳倾听着卡米尔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雷狮心中暗喜,努力控制住自己如雷的心跳,纵步一跃,仅余留树下的吊床轻微的颤动。

手指在虚空一滑,系统终端界面无声的弹出,轻点右下角一个不起眼的图标,一张地图闪现在他的眼前,绿色的点代表着自己,地图边界一个频闪的红点引人注目。
“完了!怎么跑这么远啊!?”雷狮心中无限捉急。。
没错,他正在跟踪一个人,一个令他牵肠挂肚,却对他爱理不理的家伙!
真是老子的克星!!
雷狮撇下手下朝着红点方向飞奔。

沿途的绿植愈渐稀少,雷狮依旧朝着红点方向飞奔,不知道走了多远,如果他看一眼手腕上的终端界面就会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赛系统控制范围内了……
入眼,一片荒芜。
雷狮停了下来,抬手准备定位,“咦?怎么不显示地形图了?这终端机质量太次了吧?”雷狮不耐烦地甩了甩手,放眼望去,只有沙砾与巨大的裸岩。
闭眼,放空心神,远处传来了打斗声!
“难道是那家伙?!”
脚步生风,天际的光线渐渐弱下来。

————————
“噗嗤!”
锋利的刀刃划破了安迷修的手臂,带出几滴温热的血液,安迷修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地一脚踢开一个试图趁虚而入的蒙面人,手中双剑也不住地挥舞,炙热的气流与冰冷的杀意交织在一起,“啧!这家伙有点意思哈!我们一起上都拿不下来。。。”其中一个囔囔道。
“跟他费什么力气!直接放杀手锏!”另一个声音阴险地响起。

安迷修忙着抵挡蒙面人逐渐加快的攻势,没注意到身后的小动作。
一个矮个子瞬移到打斗圈外,塞给被安迷修护住的女生一把匕首外加一个威胁性的眼神,匕首上淬着毒。
“一会儿趁机刺他。”那女生颤抖着举着凶器,“……我……我做不到!我不想害人!你们说好了只是强劫……”
“你必须配合!要不然你的亲人……我不敢保证他们是否完整……”
安迷修抽空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此时已有两个歹徒负伤,局势比较有利。
好久没战得这么畅快淋漓了吧?
脑子中浮出的,却是那个人的面容……
呃……好诡异……
手中剑锋一挑,剩下俩人体力不支单膝跪地,
相反,除了手臂上的一处伤,安迷修只是裤脚沾染了一点浮尘。
“你们该束手就擒了吧。”
安迷修努力平复着起伏不定的气息,
“……恩人,求你救救我的亲人吧!他们的命全在您手上了!”
身后的女生语气里透着哭声从身后传来,
安迷修警惕地盯着眼前的蒙面人,没回头看她,只是说,
“尊敬的女士,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呢?”
“……请你去死吧!”安迷修愣了愣,
——什么?

只听到身后脚步杂乱无章,
伴随着飞扬的尘土,雷电的滋啦声骤然炸在耳边,骄纵跋扈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之地,
——“最后的骑士就这点能耐?也不过如此嘛!”
安迷修不耐地皱了皱眉,再次握紧双剑,
麻烦的家伙来了。。。

“雷狮?你为什么来这儿?!”安迷修微眯着眼。
又跟来了,真是阴魂不散……
眼中的嫌弃亳无保留的映入雷狮眼中,心脏却突兀一紧。
不开心……
安迷修,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明明……
明明能笑给敌人看,却要这样冷漠地对我!!你把我置于何地?!!
他不爽地攥紧拳头。

“本大爷爱在哪儿就在哪,要你管~”雷狮慵懒地将锤子扛在肩上,一只脚踩在突出的石头上,胳膊撑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便将脚下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刚才若没有我出手,你恐怕会死在这荒芜之境哦~”雷狮戏谑道。
“我的事,无需他人插手。”安迷修将手中剑一挥,打断了雷狮的试探。环顾四周,无人生还。
都断气了啊……
“你还真是冷酷无情哪!明明我刚救了你的命。就没有一点表示?”
“——欠你的人情我会还的,别再靠近我了。”
余音缭绕,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已经转身离开,雷狮却怅然若失。
“安迷修,我要怎么样才能把你留在我身边……”
——END——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