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

现躺等暑假天天日lofヘ( ̄ω ̄ヘ)♪

个人混迹电影,国创,各类同人圈,

超雷恶意卖肉无脑日番,
二次图绘区小心出没,
瞎jb编故事主练文笔,
广交天下友

【雷安】冰冷王座 ①


设定: ♚雷王星三皇子,不曾继位,作为扶持幼皇而迫不得已担任——摄政王。 (幼皇:太子的遗孤,上一代卓越继承者只剩雷三,卡米尔,旁支忽略不计)
             ♞拥有神秘使命的骑士学徒,
             ♝ 陌生却又熟悉的神秘斗篷人,
             ♛ 想独揽大权除掉皇叔的幼皇

  
【楔子】
凹凸大赛落幕了...
 
“安迷修,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雷狮以伤号为由不安分地倚在安迷修身上,手指不安分蹭着安迷修的脸颊
“雷狮,消停会儿不行么?”被这家伙撩拨得踉跄,
 
全身伤痕的雷狮被自己小弟接了过去。
 
“呐,我们还会见面吧?”
阳光冲破阴霾的禁锢,照在眼前人瘦削挺拔的身上,青涩的脸颊,微翘的发梢被阳光镀上了层金边,闪花了雷狮的眼。
一晃神,仿佛将要随风消散,
 
天使。。。吗?
那就把翅膀拔下来,烤鸡翅
 
“。。。有缘再见吧。”安迷修微微偏头,嘴角微弯。
 
努力活下去吧,雷狮。
若不做个好人,
就活到我亲自来取你首级。。。
 
雷狮虚握着手掌,第一次有种无法掌控的无力感,
 
变数。
安迷修就是那唯一的变数。
 
(一)
 
【国王的寝宫】
 
厚重的刺金帷幔遮住大半光线,阴暗而压抑。角落里的花瓶流光溢彩,可里面的花朵早已枯萎,褪色的花瓣飘落了一地,干瘪,残破。
 
时光在国王的脸上刻下道道痕迹,他气若悬丝,双眼紧阖,行将就木,却依旧吊着一口气,似乎在静候着什么的到来。
国王老了,改立新王的时候到了。
 
一阵吵闹的脚步声打破厚重的沉寂,一头戴素白绸带绘有金色星星的男子闯了进来。
 
国王微蹙着眉头,却没有更多的力气睁开眼。
 
“怎么样?没能如你所愿,我活着回来了,而你宝贝的大儿子死无全尸,你是不是更恨我了?”
青年身上带着风尘仆仆的泥土味道,处在生命最巅峰的时候,朝气蓬勃,喧嚣。
房间静得能听得到青年的心跳。
 
国王的手指微颤,艰难地掀开眼皮,浑浊的眼球在生命最后的那些时辰里折射着光线。
“。。。靠。。近些。”老人费劲地吐出字眼,青年不为所动,这句话不是说给他的,想必屋子里另有其人。“给我出来!”一旁窗帘轻颤着,却逃不掉青年的眼睛,他大步流星地撩起帷幔,“啊——”一瘦小孩童被青年捏住脖子吊在半空,拼命挣扎,床上的老者撑了撑,无力地躺回,还是老了。。。
“呦~这又是哪个私生子啊?老不修的这么大岁数了还管不住下身呢。。。”青年嘲讽着,不顾老者额上青筋暴起。“不许。。。你这么。。。说爷爷!!”孩童气急败坏地想挣开禁锢,却是徒劳。“‘爷爷’?你父亲是草包太子喽?”“你这个坏蛋我要跟你拼了——”
就在青年要了断手中的稚嫩生命时,老者用尽全身力气吼出话语吸引青年的注意,“看在你母亲的分上——把他养大,继承这个国家。”“爷爷!不要!阿彻长大了,不需要坏人的照顾”被扔到地板上小孩跑到床的另一边,眼眶里还有泪珠打转,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青年,却被无视。
青年冷漠地说,“你这是求人的态度?”老人痛苦地压抑生命的流逝之痛,“求求你。。。帮我”
 
一阵沉默。
 
“五年,只有五年时间,不论结果。”青年头也不回地拽着小孩的胳膊离开了死气沉沉的房间,小孩子哭喊着,不住地回头想再看看老者,视线却被层层宫墙截断,门在国王面前无情的关上了,带走了光明。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小孩泪眼婆娑地立下誓言。
“拭目以待。”青年无畏地嘲笑着对方的无知。
 
 
“我只是替母亲守着她的土地,不为别人。”

——T     B     C——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