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

瞎jb编故事主练文笔,
不常驻

【瑞金】死亡证明㈠

ooc
现代pa
殡仪馆里的故事,
maybe,微诡异,
嗝瑞坐拥两金毛,考虑要不要开🐶狗咖。。。

手机不停震动了几回,格瑞的眼神不舍地从书上挪开。

“喂?”
“小瑞瑞~你终于接电话了!时间长了耍大牌啊哈哈?都不事事向我汇报了嘤嘤嘤……”
“……我也需要私人时间。”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格瑞不适感愈加强烈,毕竟对方Gay里Gay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正事呢!”似乎察觉到格瑞快要挂电话的念头,对方终于言归正传, “店里来活了,新鲜着呢,再不来我就分给嘉德罗斯那小子啦——”
“我马上过去。”不带一丝犹豫,格瑞一把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冲出家门。

脚步生风的样子羡煞路过的众人,
“那是哪个模特?好帅啊!”
“啧啧,还是禁欲风?”
“……”

天生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格瑞也很无奈。 为了生计,身为医科大在读研究生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殡仪师。

真的不容易……没几人愿意干这个,除了那个后辈。
成绩优越有错吗?补贴家用挣生活费有错吗?

可那个富家子弟非要与他比个高下,
连这么生僻的职业也要插一脚,
格瑞承认,他真的很有天赋。

转了好几站才到,格瑞晕乎乎地走进店内,助理正与情人热潮澎湃地煲着电话粥,无意间瞥到已等候多时的某人,抬到桌子上的脚立马放了下来。
“哎呀呀瑞美人来啦?快!快!货都拉到后堂了。我老公等我呢!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一步哈,记得关灯啊!”

目送某人风一般离去的背影,格瑞无奈地穿上工作服,开始娴熟的操作。 揭开了白布,格瑞手不禁顿了一瞬,死者很年轻,皮肤呈现着青紫色,面容清秀,有些莫名的熟悉感,格瑞顺手解开他的衣扣,一道深及白骨的伤口横跨少年整个腹部,

“真惨烈。”

手指轻抚着迸裂的创口边缘,触感冰凉,细腻有弹性?并不是平常的僵硬……

若不是对方嘴唇是失血过多后的样子,他可能以为对方是睡着了。 下意识将头靠在死尸胸膛上,没有心跳。

“唔~”头顶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呻吟,格瑞猛地转头,大眼对小眼。

“……”
“……我实在忍不住了,抱歉。”

——该死的痒痒肉。

                                                  ——努力挺尸却破功的某只…

评论(2)

热度(14)